他们从年轻徬徨的髮型师,成为了游走在都市与乡村间的「义剪」行

走进行者沙龙的时候,里头坐满了客人,洗石子地板搭配着旧毛玻璃窗户,墙上是贴满了反核、独立乐团和电影的海报。这里,有种台式嬉皮的味道。而我们的受访对象Seven,正斜躺在沙发上,拨着吉他唱着歌。

每天总会来这边晃晃,不支薪的公关娇娇,引领我们走到后面的……交谊厅吗?姑且就用这个名词,称呼这个墙上破了一个洞,里面塞满了书,墙上贴着「以食换食 规则」海报的空间吧!背景音乐是伍佰的〈挪威的森林〉,我们把录音笔轻轻地往前推了一点。这个义剪团队,「行者」,是怎幺开始的?

于是,他们从徬徨的年轻人,成为了游走在都市与乡村间的行者。

他们从年轻徬徨的髮型师,成为了游走在都市与乡村间的「义剪」行

週间,他们依然做着髮型师工作,週末,就开着夜车,有时还带上乐器、颜料、画布,到偏乡、学校或是音乐祭、游行活动等,进行义剪。甚至还有一次是帮三重游民们剪髮,但好玩的是,游民看到他们不修边幅的模样,还以为他们也是游民,问:「你们来干嘛?」

于是这群人决定从知名髮廊出走,弄了一个沙龙,而这里不只是髮型沙龙,还是个艺廊、酒吧,有各式可能的空间。透过义剪的活动,渲染、传播理念,吸引看见的人一起加入公益的行列。于是行者成为这群想要做公益的年轻人的祕密基地。

髮型设计师宽,是个看起来酷酷的,其实内心很温暖的小女生:「在认识他们以前,我一天工作15个小时以上,手洗到要烂掉,常常看着自己的双手,不知道自己的手是不是永远会这样子。不停地工作消耗我原本对美髮的热情。」宽说:「但是加入了行者,我发现自己可以不只是一个髮型师,我可以为这个世界做更多事情。这里的环境告诉我,没有什幺事是不可能。」

有一天,宽因为领养流浪动物,看到收容所的环境,而动念想为流浪动物做更多事情。伙伴们鼓励她放手去做:「于是我开始上网找资料,联络动保协会志工,请他们带宣传品过来;找朋友来市集摆摊,一开始找认识的朋友,后来终于凑齐了人数。办完布莱梅市集我很感动,那种感动是:我做到了耶!原来我也有力量可以保护小动物!现在店里也有六七只流浪狗,看牠们刚来时孱弱的模样,跟现在活绷乱跳的样子完全不同。我很高兴知道自己也有能力保护牠们,让牠们过更好的生活。也因为如此,我知道我可以不只是一个髮型师,我可以做更多的事情。」

他们从年轻徬徨的髮型师,成为了游走在都市与乡村间的「义剪」行

除此之外,行者还把部分义剪募来的款项,加上民众捐献的吉他,让龙山国中的每个教室,都有一把吉他。Seven说:「我们的梦想就是让音乐平民化,目前希望让台北市每个国中、每个教室都有吉他可以弹。之后我们还会举办大型免费音乐祭,摆个自由乐捐箱,实现我们的梦想。」

梦想很大,执行的人却只有10来个。他们每个人物欲都很低,收入,可以维生就好,这样的生活方式也许会让爸妈担心,但他们坚信自己正在做对的事情。在劳工局为行者拍摄的纪录片《圆梦剪刀手》中,行者说着:「其实我们正在做的事情,就是想要用自己有限的能力,来关心这个社会。」在他们身上,我们看到有愈来愈多的年轻人,不像新闻上所描述的,成天沈迷于电玩、只顾玩乐。这群人反而在帮助人的过程中,找到自我价值,感受到内心的充实与快乐。那残缺的人心,一点一点地被填满了。

他们从年轻徬徨的髮型师,成为了游走在都市与乡村间的「义剪」行

城市义剪团有愈来愈多髮型师投入义剪行列,用一己之长关心社会。如有相关活动,也欢迎跟以下的义剪团洽询:

行者:除义剪将所得捐助弱势团体外,亦有举办流浪狗爱心市集音乐祭、艺术展览、刊物等活动,透过不同型式,号召更多人参与公益活动。 寻梦义剪团:一群在美髮沙龙界的设计师们,他们贡献自己的专业,让更多弱势族群能享受剪髮的快乐。(地址:台北市大安区泰顺街44巷25号1楼 ) World needs Love 设计师联合慈善义剪团:由不同髮型品牌的设计师、彩妆师、美甲师、摄影师所组成的义剪团队,用我们的技术、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,足迹遍布荣民之家、老人养护所等。

延伸阅读:

爱的微革命-三明治工 爱,是最美的艺术 爱的微革命-行者义剪 剪掉冷漠留住爱 爱的微革命-Ride Piano把音乐分享出去

延伸阅读:行者,一间特别的髮廊兼艺文展演空间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阅读